银高爱好者,瑞金吹。

青梅竹马爱好者。

入新坑,镇魂,澜巍。

【银高】那年的雪,纷飞

平安京au,高杉死亡预定,银时妖怪设定,不喜欢死亡的慎入。

平安京。

“我又赢了。”高杉勾了勾唇角收刀入鞘,举手投足之间雍容华贵尽显,银时挠了挠后脑勺笑了声拉住高杉伸过来的手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上沾染的灰尘。

“真不愧是大少爷,小时候还有压着您打,现在已经要平局了。”

“不是你变弱了吗。”

高杉不置可否,转身回到长廊,视线扫过看了眼在雪地里的男人,一身白衣直身而立,雪后的景映衬着银白的发竟有了丝妖孽之美。看的一时恍惚,正要开口嗓子里蹦出的却是剧烈的咳嗽,扶着栏杆才站稳身子,他低头看了眼袖口上的血迹,眼神微沉收起手掩住。

银时瞥见飞速的撑着石头跃上长廊扶住高杉,眼里满是关切,高杉见...

【银高】夫夫日常(6/n)

银时下班后与同事在居酒屋喝的酩酊大醉,走在路上摇摇晃晃让过往人看着心里替他害怕。


五月中旬的天气,有了夏天的迹象,三十几度的高温烤着,汗流浃背,下雨后并没有带来多少凉意,闷热压在每个人心头,逐渐焦躁。


银时最终还是一屁股坐在了马路牙上,下一秒就趴在地上,不顾被太阳烤的滚热的地面打起滚来,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阻碍了正常的交通,没辙路人打了电话叫了警察,想了想又叫了医生。

不管警察医生怎么说,银时都不肯起来,借着酒劲还一脚踹到了警察身上,直接嚷骂出声,万般无奈的警察只能蹲下摸索银时口袋,掏出手机点开,屏保是一张照片,一名紫发男子趴在桌子上睡觉,眉...

醉酒的银时在大马路上捣乱,警察无奈,用银时的手机准备给他的家人打电话,看到第一个备注老婆的电话号码下意识就播过去了,接起电话听到是个男人的声音,秉持见多不怪的原理警察把事情跟高杉交代了,高杉慢悠悠的出现在银时的面前,还没开口说什么,银时立马起身跪到高杉面前认错,也自觉对警察道歉,可喜可贺,高杉带着银时回家。

好可惜啊,自己不会画画……也点不亮这个技能,只能用根本不行的文笔来叙述写出两人甜蜜的日常了。

【银高】夫夫日常(5/n)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打乱了高杉的计划,他看着窗外瓢泼大雨有些苦恼,今天是他和银时在一起的一年纪念日,之前银时一直在自己耳边嘟囔想要好好过一下今天,谁知计划不如变化。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一条短信跃出。

“别乱走,晚上我去接你。”
署名银时。

高杉伸手拇指擦过屏幕,最终什么也没回复灭掉了屏幕。

当银时举着小黄伞跑进高杉公司所在的写字楼时高杉已经淋着雨走在半路上了,雨大的伞都挡不住,此时已经有了副落汤鸡架势,雨水顺着脸颊划下,衣服和裤子也已湿透,单薄的布料紧贴身躯。

银时看到高杉时他正在屋檐下避雨,找了人半天后突然送了口气,跑了过去站在高杉身边收起伞。

“不是发短信了吗?让你等我。”...

【银高】夫夫日常(4/n)

3z,关于早晨起床。

呼——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因为一个人放弃了自己坚持的事情。

殉情这个梗我既然想到了,那我就会找个机会写出来,我觉得两个人一起去死还是很有爱的。

高杉喜欢,银时也会继续喜欢的,毕竟也喜欢那么长时间了,或许言语方面有些对不起银时,表示一下歉意。

果然银高我还是要磕一辈子的。

【银高】夫夫日常(3/n)

银时不客气的一把抱住眼前人的腰,脸埋在他的后颈不断的磨蹭,像一只大型犬一般。


高杉蹙眉抓住身后人的头发,在呼痛声中将人丢开。


“别墨迹,刷牙洗脸。”


“哎——别这么凶嘛大少爷。”银时哼哼唧唧的拿被子接了水,挤上牙膏对着镜子开始刷牙。


高杉将布子搭在挂钩上,看了银时一眼走出洗漱间。


与银时交往的第三个月,两个人根本改变不了从小就养成见面就怼的习惯,桂和辰马一度担心他们的房顶。


高杉抬头看了眼黑板上的值日表,写着今日早饭是银时做,于是决定先去换上衣服。这个排值日的方式也是两人争吵多次后决...

1 2 3
© 苏陌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