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

高杉今天在神社又和人打了一架,这次没有人出现解围,对方也未想到留情。满身青紫痕迹,轻轻一碰就是刺痛,高杉也是个倔脾气的,一点也没有认输的意思,反而是对方怕打死了高杉不好收拾这才相约离开。

慢慢沿着小路走的高杉并没有想着要回家,不知不觉反而走到了松下私塾的门口。傍晚时分,没有一点声响,烟斗里倒是冒出炊烟。

高杉用袖口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从外围栅栏被破坏的洞钻了进去,摘下了不小心挂在身上的叶子,偷偷跑回房间。就算不回家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大概高杉家对于高杉都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擦好了药坐在长廊上看着庭院的风景,门被推开的声音,熟悉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高杉?你竟然没有回家是来找银时打架的吗?”
桂最先看到坐在外面的高杉,背对着倒是没有发现什么。

“不是,我只是不想回家而已。”
高杉闷闷的回答着。

“又吵架了吗?所以说你总是那么倔强。”

桂眉头一皱准备开始说什么,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安静的银时突然开口。

“假发,松阳还在做饭。”

“不是假发是桂。”
桂顿了顿。
“我去帮松阳老师,你好好说一下高杉。”

高杉没有声音,银时扣了扣耳朵,放在嘴前吹了吹。

“知道了知道了,你是老妈吗啰嗦。”

等着桂走后就是一段安静的时间,银时走到高杉旁边。

“就算受伤也没什么吧,谁弄的?是那天那群家伙吗。”

高杉没有回答扭头不理会他,显然这么狼狈的样子让他很挫败。
几天后高杉发现讲武馆上课的人少了几个,正是找茬的那几个人,随便抓了一个人询问才知道是受了伤在家休养。

姑且打一个银高tag,想像太太那样写的好还是得努力啊…。

19 Aug 2017
 
评论
 
热度(7)
© 苏陌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