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高】没有什么是打一炮不能解决的,不行就两炮

ABO设定的攘夷时期,大概有剧情,大概就是银时和高杉一起出任务去偷天人的军火库,高杉办了次女装,成功之后就地打了一炮的故事。
双向暗恋设定,这样打一炮也来的顺其自然些x。
祝贺银高日♡银高一生推。正文链接继续放评论…不知道太太们怎么放的链接,研究了好半天还是不会…。

靠。
高杉忍不住骂出了声,抓住银时的手腕用过肩摔将人摔出去,然后银时很懵的就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背部很疼看着高杉一副要碰瓷的模样,虽然高杉确实是揍了他。
高杉也很无语,谁晓得对方会突然从背后靠过来,更何况他现在感到有点不对劲,抱臂冷着张脸俯视着银时,银时沉默了会一个咕噜爬起来,挠了挠后脑勺依旧瞪着他的死鱼眼。

“小不点,你太夸张了吧,不过是想要偷袭一下还没成功。”

“呵,你想要怎么样的偷袭,没拔刀砍你就该烧香拜佛了。”
高杉冷冷的回应,而且他现在对周围的气息很敏感,尤其是眼前人的信息素,不断地勾引着自己,头脑昏沉,明明发情期还不到,为什么会有感觉。
“你自己看着办吧,别过来了。”

银时眨了眨眼睛,看着高杉离开的背影,消失在长廊尽头的拐角,只是想叫他去看辰马弄来的新玩意而已,不少的西洋货,那家伙一直很喜欢的。最后还是独自去找了辰马,想的倒是给高杉留两件别全给分没了。

高杉并不好受,他的发情期确实提前了,还是没有任何缘由的,没有能商讨的人这让高杉有点迷茫,小时候还有松阳老师帮助,可是还没等自己了解这性别分化的知识变故就来了,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了之前的做法,喝抑制剂。高杉脚步不稳的走到墙角从医药箱里拿出几瓶抑制剂,打开后喝了下去,等待片刻后感觉到身体的热度降了下去,腥甜的信息素也停止了继续溢出。高杉松了口气,箱子里只剩下几瓶抑制剂可怜兮兮的躺在那里,合上盖子。
衣服已经不能穿了,高杉随意的用水冲了下后将剩余的信息素也冲掉了,感觉上去就是没有任何特点的B,换上浴衣。今日没什么战场要上,是难得的和平,不少人趁着这几天出去肆意的玩乐,留在驻扎地的也不过寥寥几人,一路上倒是安静。

银时是最先发现高杉走过来的,头发湿漉漉的还没有干,碧绿的眼睛仿佛浸了水一般。银时咽了咽口水抬起手对着高杉挥手,高杉看到了,向着三个人聚集的地方走过来。

“哟高杉,这次我回来可是带来了不少的好东西。”辰马将桌子上的包裹向着高杉推过去。“金时说这几件就行但是我觉得还是亲自挑更好吧哈哈哈,剩下的我就给将士们让他们去挑了。”

高杉瞥了一眼银时身前的东西,除了他一向必须的甜食外多了根烟杆和一把手枪。枪是褐色的,枪身上纹着繁复的花纹,柔美的线条给枪减少了些许杀气,像是上流社会的装饰品,烟杆没什么装饰,木雕的木艺花纹并不显眼,用手去摸才能感受的到,做工精致。高杉伸手拿过来把玩了一下,眼中划过一丝欣喜,脸上却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这些就好,需要的草药和兵器都弄到了?”

“必须的,也不看看咱是谁。”

辰马收起包裹听到这句话颇为自豪的说,虽然说得很是轻巧的样子但是高杉知道过程不是那么轻松,如今这个世道,做什么都是不容易的。高杉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辰马抱着东西跑到另遍去与别的士兵们围成一堆,很是热闹。

桂看了看在一边吃甜食的银时又看了看看着自己的高杉。

“之前说的那个军火库,有线索了,刚刚和几个将领分析了一下都觉得点掉更好,毕竟这一处的军火库离着我们也不算远,接应也会方便些,能够点掉对于对方来说也是不小的损失。”

“没想过去夺过来补给自己的军火库吗?幕府现在愈发的无能,指望他们继续供应也不太可能了,就是这次也是辰马跑出去搞到的。”

桂皱了皱眉。“不是没想过,是太不容易,能够点掉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不小的胜利。”

“我去打头阵好了啊,高杉同学的幻想总要努力实现一下嘛,不然他会抱着他的乐高积木哭泣的哦。”
银时托着腮看了看两人慢悠悠的开口,然后后脑勺就被枪砸了一下,疼的他嗷的一声,引起了不小的动静。
“混蛋矮子,你要杀人吗??”

高杉握着枪收回手,面无表情的看过去:“闭嘴吧你这蠢货,这可不是一个人逞英雄的时候。”接着转头去看对面的桂。“假发,我和银时一起,你只要负责好接应的人。”

桂有些头疼的看着对面又开始打起来的两个人有些头疼,辰马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这样就挺好的,两个单纯的坏小子做着大胆的事情。”

“好是好,只希望别这么快死了,不然松阳老师知道了会生气的吧。”

行程很快就订好了,两个人是摸着黑上路的,高杉在行囊里装了几瓶抑制剂,以防不备。银时没什么忧虑,提着把刀走在前面。军火库的位置也只是摸了个大概,高杉看了看桂给的地图,终点标注的圈是个村庄。高杉和银时此刻一身浪人的装扮,估计能蒙混过去,虽然他们的通缉令早已大街小巷都知晓。
高杉想了想,根据情报守卫军火库的天人似乎有要去青楼,能够接近对方并且打探到军火库的位置也就是这次机会了。
高杉看了看不远处的青楼,转头看了看银时,银时似乎感觉到高杉的目光,转过脑袋来看了眼高杉,又顺着人的目光看向青楼,登时退后一步似乎这样就能远离高杉可怕的想法一样,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卷毛被摇的似乎更蓬松了。

“我说小不点,要去你去啊,再说了你的身形娇小,想必会更像一些,我是不介意去扮作女装啦,但是成功率提高一分是一分嘛。”

高杉觉得银时说的很有道理,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认同了银时的说法竟然觉得银时说的很有道理!高杉挑眉,银时一脸大义凛然,虽然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瞪着死鱼眼,还扣着鼻子。高杉表示自己很嫌弃,于是他转身就走,银时抬脚追了两步和人并排,歪头看了看身边的人的脸,略有些柔和的棱角,眼睫毛意外的有些长衬得眼睛很漂亮,碧绿色的眼珠如同玉石,鼻子翘挺,同时唇抿着不知道在想什么,银时突然发现这是自己这么久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高杉,竟然觉得有些好看,吓得银时一个激灵,绝对是高杉的错,莫名其妙的想出那种办法。
高杉沉默,和银时从后门悄悄潜入了青楼,后院多是女子和小馆的房间,高杉感觉脸颊有点热。

“恩?矮子,你竟然会因为这个脸红吗?”

“不是。”

高杉面无表情,内心却波涛汹涌,空气中弥漫的信息素以及媚药,让他感觉有点糟,好在不浓烈能够压下去不在银时面前出了意外。高杉抬手让银时走在前面探路,银时听话的走到了前面,自己则落在后面悄悄的喝下一瓶抑制剂,把那一点可能性排除掉。
银时有些燥热,空气中充满了能够引起性欲媚药的味道,再加上其中掺合了各种O的气味,让人有些把持不住,银时憋红了脸,下意识回头看了看高杉,发现对方没什么反应。

“小不点,没想到你的那里和你的身材一样啊,不会是性无能吧。”

银时忍不住嘴贱,悄悄的凑到高杉耳边,鼻息间有着淡淡的腥甜味道,不似A的那样霸道,也不是O的那样勾人,而是种独特的感觉,却勾引了银时的欲望,感觉到下身有些胀大,银时的脸扭曲了一下,加上高杉扫过来的视线顺便抛下鄙视的眼神,银时看在眼里却不可避免的兴奋起来了,甚至脑海中还在想高杉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场景,操的只能叫喘不能反抗,果然男人还是有征服欲的。高杉不知道银时在拿他yy下流的事情,如果知道了恐怕会拿着刀捅过去了,银时瞅了瞅高杉腰间的佩刀,瑟缩了一下。

“呵,性无能你要不要试试,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银时赶紧摇了摇头,身边的人第二性别都已经发展明显,高杉却迟迟不显露第二性别,但是凭借高杉的武力值以及在战场上的表现,甚至带领着鬼兵队回回冲到最前方,就凭着几点谁也不会怀疑高杉的第二性别,不容置疑的A。银时更是常年和高杉打交道的人,对于高杉最熟悉不过了,连假发那样从小被认为是姑娘的人都成长为一名铁骨铮铮的A更不用说高杉了。银时有点复杂,心里有种莫名的情愫,如果高杉是个O的话,接着银时选择了打住这个念头,高杉要是知道自己把他意淫成O绝对会揍死自己的吧,两个A的话,也不是不行的,只要自己足够厉害也是能压了这家伙的。
高杉察觉到银时的走神,微微蹙眉,也没有反驳自己的话,最后高杉选择任其自生自灭。远处传来细小的说话声,在拐角处似乎分开了,只有一名女子拐过来继续走着,打扮的美艳华丽,高杉拽着银时的衣领进入了一间屋子里,在狭小的空间空气不怎么流通,打量了一下才发现这里是储物室。银时自己没什么察觉,高杉暗骂自己的鲁莽,刚刚就应该把这个天然卷丢外面。银时的信息素不自觉的在空气中漂浮,虽然被青楼原本就有的信息素盖过去不会引起别人注意,但是高杉却对这个气味熟悉的不行,下一秒银时就被高杉踹出了储物室,银时嗷嗷的趴在了地上,恰好方才的女子走到面前,刚要叫喊银时快速的跳起来敲晕女子拖进储物室内。

“喂!矮子你要杀了我吗?阿银我啊,才不会这么简单的就被发现的。”

说着示意了下昏过去的女子,一脸嘚瑟,高杉看了看女子,不爽再次把银时踹出储物室关上了门,隔着门板说话的声音有些闷。

“别进来。”

这句话止住了银时的动作,这会儿不会有人路过,银时一屁股坐地上倚靠着门板。

“你要做什么?在这个时候来一炮吗?小不点原来你这么急色嘛,早说阿银我会好好满足你的噢。”

“闭嘴。”

不多时高杉拉开了门,猝不及防的银时差点倒在了地上,转身一看眼前的场景让他怔愣了好一会。高杉换上了方才女子的装扮,虽然没有点妆,胸前也是平的,竟然意外的适合,银时脑子轰的炸了。

“高杉同学,这样是不行的,不做全套是会露馅的噢。”

银时反应过来知晓了高杉的目的,咽了口口水凑到高杉面前,顺道扒拉了一下整个储物室。

“储物室的东西就是全啊。”

银时拿着手里的一堆东西犯了愁,最后还是叫醒了艺妓,并威胁了一下只剩一件里衣的艺妓安静并给高杉弄弄,高杉全程抿着嘴不说话。高杉将刀别再外套内的腰间,衣服厚重刚好挡了刀的存在,打扮完毕的高杉出现在银时面前,看到了银时眼中划过的惊艳,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
银时瞪着眼前的人,皮肤被抹的很白,就像掉进了面缸一样,唇上朱红一点,发间的步摇晃悠着,胸前也鼓了起来,惊艳的美丽,不去做花魁都是屈才了一样,不过,银时感觉还是刚才那样更好看一点,穿着女装的高杉和完全不像高杉的高杉穿着女装。

“是碎布料。”高杉看着银时的眼神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下。

银时和高杉分开行动,艺妓被堵上嘴绑在了储物室里,这样就算被发现也知道是强迫的。高杉端着酒进了房间,今天整个青楼就接待了这一次天人,不会有差的。
银时藏在角落里,暗暗数着高杉进去的时间,里面寻欢作乐的声音还没有断,说明高杉还没有得手,可恶啊,银时暗恼,早知道自己去了,那帮混蛋最好不要碰到高杉。

房间内只有三个天人,几个女子侍候在周围,高杉将酒放在桌子上,里面早就放了药,中了迷药收拾起来也会方便许多。一个天人抓住高杉的手腕强拖过去,屋里满是媚香,吸食过多则会引起发情,效果等同于发情期了,对于O来说是很不友好的一种药,很容易就把人变得像一滩水主动求欢,高杉抿嘴不语努力绷着神经不露状态,身体却燥热的不行,手腕处被摩挲的感觉想让他一刀砍死眼前的天人,不过还不知道军火在的地方,高杉一直没有说话。

“嗯?哑巴吗?不过算了,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上,希望你的身体能让我满足。”

说着就要扒高杉的衣服,银时冲了进来,惊起一片尖叫声,对着一众女子狠狠瞪了一眼,果然就安静了,银时这才注意到高杉胸口衣服被脱了一半要遮不遮的,恶从胆边生挥刀砍死了抓着高杉的天人,不等另外两个跑出去挨个敲晕,艺妓们也被绑起来丢到了角落。
银时伸手去抓高杉,这才发现高杉身体软的不行,表情紧绷着,高杉借助力量站起身。

“你冲动了,我还没问出什么。”

“你就那么想被操吗?如果我晚进来会是不是就任由他上了你?高杉,你就这么饥渴吗?”

高杉表情淡淡,对于银时的话无动于衷,丝毫没有什么不愉,衣服也没整理走向被绑的天人,从怀中慢慢拔出佩刀,冰冷锋利的刀刃划过对方的皮肤,稍稍用力刺入一些削下一块皮肉,同时麻利的将布料塞入俘虏嘴里堵住了叫骂声。高杉继续之前的行为,同时眼神犀利的看着旁边观看的天人,削下几块皮肉之后转手将刀贴在他的皮肤上,立刻被吓得只喊求饶,很快高杉得到了想要的消息杀了两人。
银时脸色发黑的看着高杉的行为,等着结束后扯着高杉衣领向着自己拉了过来,一时不察的高杉被拽了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银时感觉有点不妙,空气中的媚药吸食多了让他有些按耐不住躁动,周围还一堆O的信息素在勾引让他更加无法自持,但是银时敏感的察觉到了空气中有股熟悉的腥甜味道的信息素,不是A的霸道冲撞反而带着O的柔软迷人,就是如银时一般也察觉到了这股信息素的源头。
银时低头晦暗不清的看着高杉,浓重的血腥味以及甜食的香甜味道混合参杂在一起的信息素霸道的包裹着高杉。高杉有些烦躁,蹙眉一脚踢开本就不怎么用力的银时,看着他坐在地上,手里还拿着刀,顺势用刀指着嗤笑。

“怎么,在这个时候开始发情了吗银时。”

“发情的是你吧高杉,信息素都和洪水一般咯,你是多久没有泄过,吵的人头疼。”

银时下意识反驳,高杉发情了,面颊通红,味道开始如洪水一般涌出身体,浓重的信息素在房间内弥漫开来,很明显,不属于这些艺妓的味道,更不可能是天人的味道。高杉不动,银时也没有动,任由甜腻的信息素在两人之间。银时A的本能在他的脑海中叫嚣着,霸占眼前人的所有,但是身体却动不了,也扑不过去,脑子里全是对高杉第二性别暴露的惊讶无措,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和高杉之后的事情,两个A的生活,但是新的认知推翻了他所有的打算,瞬间懵逼。

“靠,你是个O!”

银时张了张嘴,第一句话骂出了口。

高杉斜视了一眼将繁复的艺妓服饰脱下,仅余里面自己的衣服,信息素泄露的更多了。将刀插回刀鞘内高杉走到窗户旁边,回头看了眼还愣神的银时。

“再不走就等着被抓吧,蠢货。”

银时手忙脚乱的跟上高杉,至于艺妓和这家青楼会如何他们也帮不了多少,在这个乱世里保全自己才是能做的,他们,也不是什么伟大的英雄。
青楼后来没什么大事,因为把过错全推到了攘夷军的头上,同时因为军火库被抢新的战场爆发,也没人有闲工夫再理会小小的青楼,倒是里面曾经为高杉装扮的艺妓成了高杉的线人,在之后的战场上给了高杉不小的帮助。

忙了一天,两人从青楼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黑夜了,高杉喝了四五瓶抑制剂才勉强把发情压了下去,银时借着月光看着高杉,心里一直在蠢蠢欲动,于是也做了出来。

“我说小不点,这么忍着下一次只会更厉害吧,我说,要不要和阿银我来一发啊。”

银时很紧张,手心出汗在羽织上擦了擦,高杉没说什么,用肋差在树上刻了个符号继续往前走。

“闻点气味就开始精虫上脑了吗银时。”

————————————————————————

微博链接:http://m.weibo.cn/5992373397/4150341828221407?sourceType=sms&from=1063195014&wm=19002_90002@

————————————————————————

“还不够。”

高杉勾了勾唇角,舌尖舔过有些红肿的唇,有点疼,那是被银时啃咬后的结果。
银时挑了挑眉,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

“放心,我们今后有的是时间,下一次一定让你怀上我们的孩子。”

银时伸手覆上高杉的腹部,脑海中已经形成了一副画面,高杉挺着肚子然后抱着孩子喂奶的场面。

“我想,充满母爱的高杉君一定更有韵味。”

高杉抬手扯了扯银时的头发,压低嗓音冷笑。

“呵,不如试试看,你能不能梦想成真。”

回程是银时背着高杉走的,两人的衣服已经被蹂躏的没法穿了,好在行军几年也没什么忍受不了的。
傍晚的晚霞很漂亮,被火烧了一般,林间的路不太好走,银时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尽量保持着平稳,因为背后的人在耳边的呼吸平稳,早就陷入了睡眠。

“真可惜…晚霞这么漂亮呢。”

10 Sep 2017
 
评论(3)
 
热度(78)
© 苏陌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