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高爱好者,瑞金吹。

青梅竹马爱好者。

【银高】恶作剧

玩了一次年龄操作,现代paro,高杉母亲收养的孩子最后放高杉这里由高杉管着,高杉大学生银时初中生大概年差六、七岁,小小的银时什么都不顾也不管高杉是不是自己能解决问题就冲上去大吼一句不许动我的(老)人(婆)太太可爱了。

大概会开车,小破车???

(上)

高杉第一眼看到这个头发乱糟糟还瞪着死鱼眼的小孩是嫌弃的,无与伦比的那种嫌弃,他也很搞不懂父母收养小孩玩就算了还要把对方丢给自己,明明自己还是个上学的孩子,但是面对母亲的笑容他又下不了口拒绝,既然打算世界旅游没法照顾小孩那最开始就不要领养啊。

高杉此刻很想学银时的死鱼眼来看他不靠谱的父母,半晌还是叹了口气点了头同意暂时照顾这个让自己看着碍眼的小鬼。

银时看着眼前大自己几岁却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可怕气场的人表示不屑,他甚至强烈的表达出自己居住也是没有关系的想法,虽然被微笑着回绝了。

银时用小拇指扣了扣鼻子打量着高杉,整个人都是冷漠做的,真不知道这样和善的父母怎么会有这样吓人的孩子,虽然自己并不害怕就是了,歪头多看了眼高杉被眼罩挡住的眼睛很自觉的没说什么。

这一年,银时还是个小学生,而高杉也不过才高中生而已,偶然之下就住到了一起。

高杉自己租的一间小屋子,普通的公寓只有一间卧室剩下的就是客厅餐厅厨房几乎是在客厅,用隔板分开,然后门口的厕所,一整天几乎都在学校只有晚上回家睡觉的高杉在此之前对于这样的环境倒是无所谓的,只是现在身边跟了个麻烦的小鬼。

高杉下意识的歪头看去,银时很自觉的已经进屋收拾自己的东西。

因为是铺地铺,在旁边加上个人也没什么大碍,只是怎么照顾小鬼让高杉忍不住皱了眉头。

银时知道高杉看自己是有些不愉的,他将手中的的水杯放下然后转身看高杉,正好对上高杉来不及收回的视线,虽然他感觉高杉就算不收回也是没什么的,毕竟快把自己盯穿的视线只有对方了,银时勾了勾春突然有了点兴致,想必接下来的生活不会很无聊了。

“我说高杉君,你这么看着阿银我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呀。”

“嗤,我只是看你这种小鬼有什么打算罢了。”

“不会有什么打算啊,毕竟这是不可避免的嘛,那么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高杉君。”

银时对高杉伸出手,高杉一愣,显然没想到对方会有这种反应,要知道他的气场在学校可是很少有人愿意和他接触,高杉挑眉看了看银时的手没有去握,银时感觉这样也挺傻的收回手放在头顶揉了揉头发使得头发变得更乱了,公寓虽然不大但是采光还是不错的,高杉竟然在那瞬间感觉自己似乎看到对方的银发闪着银光。

荒唐的想法,高杉没有理会对方转身出了门,他需要安静下来怎么面对要带一个小鬼的局面,好在的是这个凭空出现的小鬼似乎并不需要别人怎么照顾,那么只要饿不死也是在养了。

生活还在继续,在摩擦中度过,其中偶尔的斗嘴争辩,两个人还会用学的招式来对打,高杉日渐发现银时的力气见长,到了最近甚至都要用上全部力气才能显得有余的制服对方。

高杉退后一步轻呼一口气,一上来他还是用七八分的力气和对方比试,没想到中间对付对付就有些应付不过来了。被撂倒的银时气喘吁吁的从地上爬起来,他已经有些脱力了浑身都使不上力气,有些懊恼的看着一滴汗都没流的高杉愤然。

两人站一起高杉才发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自己肩膀靠上一些了,说话也不用彻底的俯视了。

“你上初中了吧。”

银时侧头看了眼高杉,他有些摸不透从来不管他的高杉突然这么问是做什么,不过还是回答了。

“是啊,初二,怎么高杉君,想要试试做家长的感觉了吗?想做阿银我的家长这点程度可不行哦。”

高杉听了罕见的对银时翻了个白眼,银时看到还以为眼前的人被偷偷调包了,想来信奉扑克脸的高杉竟然对着自己摆出了这种表情,还真是…有些可爱呢,银时想了想,这大概就是那帮女生说的反差萌吧。

班里有人把他和几个人拉了cp,经常不加掩饰的在他身边讨论究竟是谁会压过谁,什么看上去颓废说不定能爆发出绝对的力量又说什么一本正经的谁谁受气来带着禁欲的美感,说什么反差萌,当时还不在意这些讨论但是银时现在却忍不住想高杉。

下一刻立刻止住了念想,自己绝对出毛病了吧喂!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想那个白痴啊。

高杉冲了个澡出来后就看到银时抱着脑袋团成球窝在沙发里,抬起头露出猩红的眼睛,甚至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身影,被对方专注的注视着,高杉莫名的感觉一阵颤栗。

“还不快穿上浴衣吗?会感冒的哦。”

银时收回目光瞥向别处,试图掩饰什么的样子。

高杉没注意到点了点头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万齐来接高杉参加活动。银时看着万齐站在门口,视线全部被挡在了墨镜之下隔绝了别人的探知,轻哼一声对万齐带着自己都不注意到的戒备。

“晋助,赞助商已经谈好了。”

“嗯。”高杉穿了一身休闲式的打扮,对着万齐点了点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眼还在沙发上的银时,此时对方正看着窗外。

“冰箱里还有饭,吃的时候拿出来就好。”

真好呢,大学生就是悠闲,银时嘟嘟囔囔的起身穿上衣服拿起书包准备上学去,忙了一早上随手拿起一片面包叼嘴里咬着,果不其然看到楼下等着两个人,桂和辰马。

银时放学后拒绝了桂和辰马去游戏城的邀请,手机的日历上显示着今天是万圣节并且屏保也很应时的换上了漫画鬼怪和南瓜的图面,他打算趁机敲诈高杉买一些糖果。

回到家从橱柜里扒拉出来白色的床单罩在头上拿着木棍做了个简单的造型等待着高杉。

“快把糖果交出来。”

高杉一开门就看到蹲在地上的银时,从床单里露出几撮银发。

高杉闷了半天终于开口,语气带上了些许无奈。

“你是白痴吗?”

“我才不是,只是这个时候不需要拿出些糖果吗。”

银时也感觉到自己的样子一定很蠢,但是为了糖分一切都无所谓了,就是眼前这个混蛋限制了自己每星期摄取糖分的量导致自己都没精神了,看!头发都不卷了!

如果高杉知道的话肯定会回嘴,你这个家伙燃烧动力是糖吗?

高杉将包丢给银时,银时接住不解的看了一眼在对方眼神的示意下拉开了书包,出了几本课本占据大部分空间的是糖果和几份没拆封的信封,看包装也知道是情书。

“哎哎,高杉你这么轻视怀春少女的情怀真的好吗?小心会被诅咒哦。”

“你什么时候还操心这个了?如果那么闲不如去做作业,顺便把糖果留下。”

“这可不行,送出去的东西不能再拿回去了,妈妈没教过你泼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吗。”

银时看着脸上挂着些许倦意的高杉将手里的书包丢到沙发上,抬手对人勾了勾,口气狂妄。

“喂,高杉,敢不敢和我现在打一架。”

高杉抬眼看了一下突然兴致满满的银时。

“受什么刺激了,对这个感到没趣的向来是你吧。”

银时无所谓的笑了笑。

“能够变强的话谁会拒绝呢。”

这一次高杉感觉比早上的时候还要难搞,刚刚一个没注意差点就被撂倒在地,高杉麻利的伸腿攻人下盘趁对方躲闪之际握住银时手腕再次撂倒,身体也顺势压了上去,近在咫尺的呼吸在脖颈上传来微痒的感觉。

两人皆是一愣,银时利索的挣脱出来拿起糖果就跑回房间关上门,只留下高杉坐在客厅里,对方略白皙的皮肤上染上了粉红。

刚刚,居然有感觉了。

高杉扶额,他表示青春期的小鬼性教育根本无从下手,最后还是决定坐视不理让人自己解决。

银时能够选择的大概只有桂和辰马这两个损友了,然后几个青少年对这方面进行了深刻的探讨。

银时表示人果然不可相貌,不说辰马竟然这么多碟子桂一副乖乖娃的模样竟然也知道不少。

“喂,你们有没有遇到谁心脏会不自觉的跳的特快啊。”

桂和辰马对视一眼一起看向银时,银时被盯的有些焦躁。

“银时,你是谈恋爱了吧。”

“哈哈哈哈金时绝对是贪恋了,我面对小路奥也会有一样的感情呢。”

情窦初开的银时在之后拿着辰马友情贡献的东西翻来覆去的看,然而在看片子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的想如果身下的是高杉,银时又去翻找相关的,缩在被子里看的面脸潮红。

高杉躺在距离一米之外的地方有些纳闷的看着银时在被子里抖动,想了想反正声音不大就不管了,翻个身继续睡觉。

评论
热度(17)
© 苏陌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