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高爱好者,瑞金吹。

青梅竹马爱好者。

入新坑,镇魂,巍澜。

香蜜,兄弟骨科,凤龙。

【银高】关于那个可乐拉环的故事

在私塾的时光是和平的,远离讨厌的环境跟着松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仿佛梦一般。

 

“喂大少爷,你见过这东西吗。”

 

银时摊开的手心里有一枚银色的拉环,不知道从哪个易拉罐上拔下来的,在童年里却是有趣且值得珍藏的稀有物件。高杉凑过去看了眼发出不屑的声音,想要伸手去拿,银时特宝贝的缩回手躲过了他。

 

“不过是一个拉环,也值得你这样宝贝,想要我随便给你几个就是了。”

 

银时看着他的眼睛,认认真真的一字一字说的清楚:“这个是不一样的,这是我的第一个,所以我打算把它送给你。”

 

阳光亮的晃眼,银时展颜笑的如同太阳,让高杉不由得闭上眼睛。

在那之后呢……。

 

 

高杉放下酒壶起身走向门口,外间传来熟悉的声音,真选组的副长土方十四郎和一个混蛋,坂田银时的声音,两个人为了无聊的糖分展开了无聊的争吵。门被拉开,一名衣着华丽的女子跪伏着一脸恭敬。

 

“高杉大人,现在外面不适合出去,请您稍坐片刻。”

 

高杉垂眸,转身回了之前的坐垫上,侧头看着窗外的街市,在这种节骨眼上遇到不想遇到的人,真的是倒霉的事情。

女子小心翼翼的服侍着高杉,看着他不动声色的样子一时也拿不住心思,倒满的酒杯被对方尽数喝下让她松了口气,她实在害怕与高杉独处的时间和环境,眼前的男人过于可怕的气场,总有股无形的压力。

 

“把这封信交给街角的那个人。”

 

女子顺着高杉的烟杆看到了正在街角仿佛在买什么的一身墨绿风衣背琴男人,恭敬的收起信退出了房间,门关上的瞬间高杉看到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

万齐拿到信封后走到无人小巷后拆开,简单的话语概括了今夜的行动,从天人手中购买的武器和药物,在码头。

 

“晋助有和你说什么吗?”

 

女子摇头,万齐转身离去。

 

外间的声音平歇,随着告辞的声音只留下一人还在耍酒疯。

 

夜色已深,高杉倚靠着窗框假寐片刻,门声响起的时候都未能及时反应过来。

 

“帮我倒杯酒。”

 

房间内响起男人的轻笑声高杉瞬间睁眼看去,银时正站在矮桌旁看过来,眼里深色讳莫如深,让他感觉到一丝危机,绷紧了身体。

 

“什么时候。”

 

银时走到矮桌前拿起酒壶晃了晃,看到还有也不犹豫的仰头就喝,液体顺着唇角流出滑到脖颈。

 

“那个女人是做什么的。”

 

银时质问,脸色看不出异常。

 

“和你没关系。”

 

“没关系?”

 

银时勾了勾唇角将空了的酒壶丢到地上,跌落在榻榻米上的酒壶翻滚几下到了高杉脚边,银时走近窗户抬手支撑墙面另手捏住高杉下巴强制对方抬头,附身对着唇就一番啃咬,似乎要把怒火都发泄在对方身上,朝思夜想的人在自己面前叫了个女人,还对自己说“和你没关系”,银时心口一揪脸色扭曲,声音中似乎带了几分委屈。

 

“你这个混蛋,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打卡上车

“这次在江户会呆多久?”

 

“明天就走…。”

 

“下一次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没事,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银时看着高杉,退出他的身体,解开绑住的腰带将人拦腰抱起放在榻榻米上,帮人把从后穴流出的液体尽数擦掉,露出鲜红有些肿的穴口。

 

“你的手下呢。”

 

“一会就来。”

 

“那我先走了。”

 

“……。”

高杉没有说话,看着银时离开的背影移开视线,看着手指上不知何时出现的可乐拉环,象征着青涩和廉价。

后来呢,高杉突然回想起那个午后,小小的银时一脸认真的说着将最宝贵的拉环给自己,还握住自己的手戴上,笑的一脸蠢样。

 

勾了勾唇角,虽然嫌弃高杉并没有摘下来,握紧了拳头:“真是有够蠢的,当年廉价愚蠢的约定,如今这易拉罐可不是那么珍贵的东西了。”

 

银时走出门,下意识的伸手到怀中去抓拉环,没有硌人的手感,这才想起来在对方高潮失神的时候悄悄给人戴上了,心情突然愉悦了几分,小不点,阿银我就放你出去办事几天,过段时间就把你找回来,然后锁家里,让你哪儿也去不了。

评论(11)
热度(32)
© 苏陌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