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高爱好者,瑞金吹。

青梅竹马爱好者。

【桂高】年华

里面年龄做了私设,不要太过考究。

Ps:开的桂高车,开的桂高车,开的桂高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过敏者慎重,不喜者慎点!!!!!!!!!

 

 

桂走上台阶就看到了正在神社前抱臂打盹的高杉,对方眼皮动了动却没有任何反应,他轻叹一口气:“你果然在这里,高杉,先生在找你。”

 

“那群家伙找我做什么?”

 

“似乎是你的父亲去了讲武馆,所以都在找你。”

 

“那个混蛋老头吗。”

 

高杉不爽的睁开眼起身,慢悠悠的走着,桂看了眼双手合十对着神社拜了一下才转身跟上高杉的脚步。

 

“那好歹是你的父亲。”

 

“桂,别用这副好学生的面孔来对我。”

 

高杉摆了摆手试图让桂闭嘴,抬头却看到学馆前站立不少人,他停顿了一下,看向站在中间的男人,果然见到自己对方就显出气急的表情,一侧老师劝告也被他拦下,走到高杉身边如抓鸡仔一般拎起,不顾人的挣扎对老师说了句告辞。

 

桂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有些担心,当夜色降临,学馆闭门时他没有回家而是拐歪走到高杉家,在门口踱步想要听到里面的声音,下意识的抬头看天空时便发现了某个笨蛋被吊在树上凄惨的模样,桂勾了勾唇角忍不住笑出声。

 

“真是不错的景色,竟然看到笨蛋在天上飞。”

 

“景色不错,可以俯视笨蛋。”

 

 

 

桂知道高杉对这个社会有着强烈的不满,他是最了解高杉的人,他的不甘和抱负,在这样的坏境下是没有办法施展的。他望着高杉的背影,抬手捂住了心口,但是他又那么的勇敢,去追逐着每一步。

 

桂侧头看了眼今天依旧空着的座位,他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他什么都做不到。

 

那个银发的卷毛男生,以强硬的姿态进入到他与高杉之间,高杉有了前进的动力,只剩下自己,桂抬头看了看前方拿着书本念诗句的先生,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摘抄。

 

傍晚,他站在松下私塾的栅栏外看到高杉击倒了银时,所有的人都在为他欢呼,啊,那个笑容,自己有没有见过呢?嫉妒从桂的心里开始长苗,为什么,不是自己带给高杉这样开心的笑容。

 

之前被打的孩子带着一群人站在松下私塾前,说着狠话,桂内心毫无波动的看着几个人,突然感觉在这个社会下,宛如跳梁小丑,没救了,既然如此,他再次看了眼私塾里热闹的场景,这是在学馆里看不到的情景。

 

“大家都来捏饭团吧。”

 

桂看向高杉,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两个人相交会的视线传递着讯息。

 

高杉把消息告诉了银时,带着木刀站在了巷口,等待着什么,桂亦沉默着,事情的最后自然三个小鬼没有做什么,每人被赏了一个爆栗。

 

三个人都想当将军,丝毫不肯相让。

 

十五岁那年,一把火改变了一切。

 

攘夷战争正打的火热。

 

“这个腐朽的世界,就是因为政【隔断】府无能才会沦落至此,百姓受苦,国不成国,家不成家。”

 

高杉站在废墟前,握着刀的手有些颤抖。

 

如今私塾只剩下三人,其他学生在混乱之后便选择了离开,他们还有各自的志向,只有他们,无处可去。

 

“高杉…。”桂歪头看着高杉,发现对方的模样有了些改变,不再复当初的圆润,而是有了些少年的棱角,眼睛里锐利的视线。

 

“那就去夺回老师吧。”银时靠在门口的栅栏上,怀中始终抱着那柄刀,眼睛注视着远处:“我们去参加攘夷军队,那是对抗天人的军队。”

 

银时知道不能放任高杉,因为他和松阳做了约定,保护好所有,保护松下弟子。既然如此,那不如自己陪着,或许,能够保护了吧。

 

“我和你们一起,没人照顾你们的话,我也是很担心的。”桂淡淡开口。

 

当天夜晚,三人在私塾内找了处还算能休息的地方准备做一些休整,然后去战场。

 

高杉坐在河道旁的草坪里,天上月亮高高挂起,初秋的夜晚还是有些炎热,桂打着灯笼看到高杉走了过去,将怀里买的越乃雪递了过去。

 

“吃点吧,我记得你喜欢。”

 

“假发…想不到你也有这么细心的一面。”

 

高杉哼哼笑了,拿起和果子丢到嘴里,不断嚼动的模样,桂突然想到了前些日子喂得小仓鼠,抱着饭团啃咬的模样很是可爱。

 

“高杉…。”

 

桂靠近高杉,听到喊自己的高杉一歪头就碰到了桂的唇,柔软而温热。

 

高杉吓得后仰险些倒在地上,被桂一把拉住扯回。

 

“你讨厌我吗?”

 

高杉摇了摇头:“不,怎么会讨厌你。”

 

他神色复杂的看着桂,作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到了现在,虽是同龄却被一直照顾着。

上车打卡

评论(2)
热度(12)
© 苏陌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