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高爱好者,瑞金吹。

青梅竹马爱好者。

【银高】那年的雪,纷飞

平安京au,高杉死亡预定,银时妖怪设定,不喜欢死亡的慎入。

平安京。

“我又赢了。”高杉勾了勾唇角收刀入鞘,举手投足之间雍容华贵尽显,银时挠了挠后脑勺笑了声拉住高杉伸过来的手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上沾染的灰尘。

“真不愧是大少爷,小时候还有压着您打,现在已经要平局了。”

“不是你变弱了吗。”

高杉不置可否,转身回到长廊,视线扫过看了眼在雪地里的男人,一身白衣直身而立,雪后的景映衬着银白的发竟有了丝妖孽之美。看的一时恍惚,正要开口嗓子里蹦出的却是剧烈的咳嗽,扶着栏杆才站稳身子,他低头看了眼袖口上的血迹,眼神微沉收起手掩住。

银时瞥见飞速的撑着石头跃上长廊扶住高杉,眼里满是关切,高杉见银时的莽撞蹙眉,也知晓对方是因为关心自己才乱了方寸。

“啊啊,所以说大少爷什么的,身子骨还真是差的可以,快回房间吧,你该吃药了,这个时辰你那小童估计在到处找你。”

“我知道。”高杉表情淡淡,仿佛正在生病受苦的不是他。

银时站在廊下看着高杉离去的背影,转过拐角消失,风雪再次席卷了平安京,雪花落在银白的发丝上,融为一体,这个冬天难熬的仿佛过了几百年还是这副模样,真正的度日如年。
高杉的病是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没有夭折活到现在已经是大幸,据说活不过十八,十三岁之后病情稳定本以为无大碍了,谁曾想过了十六岁的生日后又开始吃药,同年的冬天,第一场大雪降下的时候,病情加重,甚至一度卧床不起,这吓坏了高杉府邸的一众人。

后来是银时跑回山里,偷了山神的药草喂给高杉,病情才有了控制,过年都未能下床的高杉终于能够走动,如今可以出了房间进行简单的活动。

银时推开高杉房间门的时候空了的药碗放在了一旁,身上的衣服也换上了能够出行的服饰,看见银时出现,眼中神采亮了一下。

“今日我想去神社,据说今日有庙会。”

“可是你的身体…。”

“我信你。”

他听到这三个字,紧盯对方的脸,对方的脸色有着淡淡的疲意,却丝毫不减少年风采。

“随他去吧。”略苍老的声音在银时身后响起,惊得两人齐齐看去。

“爷爷…。”高杉微一弯腰。

后来银时还是带高杉出门了。

高杉把玩着手中的吃食,微微侧头就看见吃的正欢的银时,祭典很热闹,可是离自己很遥远。走到本坪铃前伸手拉住绳子,轻晃两下双手合十。
谁也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银时只是看着,他能够清楚的看到高杉身上的生气又少了很多。

神社让他想起了两人的初遇,银时和高杉最初的相遇并不美好,年幼的高杉在身体能够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九岁了,对外面世界好奇的他自己跑远,跑到山中稻荷神的神社中,几乎无人问津的神社长满了杂草,只有几处人为踩出的小路。
小小的高杉被石头绊倒,坐在树上休憩的银时看到了笑出了声。

“笑什么!”高杉不满,贵族出身的他语气中带着不友好。

“你能看到我?”银时愣了,仔细的看着一身华贵服饰的高杉以及腰间的珠宝,料想到对方不低的身份:“原来是个小少爷。”

银时收了狐型跳下树枝,两人打了第一个照面,后来是银时背着斗嘴到半路突然晕倒的高杉回到府邸的,自此,留在了他的身边。

后来,冬天即将过去。
在廊下发呆的高杉首先看到了光秃草坪中的第一根绿草。

“银时,春天要来了。”

银时把温热的水递给高杉,小心翼翼的注视着。

“是啊,小少爷今年的生日愿望是什么?阿银我都能够满足你的。”

高杉似笑非笑的看向银时。

“如果我说是生命呢。”

银时握住高杉的手,一片冰凉,眼中是少有的认真,高杉愣了一下并没有抽出:“我一定会办到的。”

他很快回过神来:“嗤,我没那么天真,父亲大人早已寻遍所有方法,都未能达成所愿,更何况还是个孤儿的你,我所愿别事,不说也罢。”

抬头看向天边的眼中寂寥,没人看到。

银时握紧了高杉的手。

高杉的身体越来越好,甚至与常人无异,有的人欣喜,有的人担心,他自己都在想,这算不算临死之前的回光返照。

家主决定让高杉出一次门,从小到大一直关在府邸还未能看过这大好河山,只有银时和高杉两人上路的,对于银时,他们都是放心的。

“银时,你为何要留在我身边?是可怜我吗?想要去做什么尽管去就是了,我的身体一时半会还完蛋不了。”

银时摇了摇头:“想留,便留下了,没有为什么。”

转年又是一场冬雪,大雪纷飞,没有了比试的二人,站在雪里的只有一个身影。

后来高杉用的刀被放在了高杉宅的门口,两人再也没有回过京。

山神看着眼前的狐妖怀中抱着早已瞑目的人类少年,最终还是原谅了银时偷窃药草的事情。

银时对山神说,请救救高杉。

山神回道,银时,回来吧。

评论(1)
热度(9)
© 苏陌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