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高爱好者,瑞金吹。

青梅竹马爱好者。

入新坑,镇魂,巍澜。

香蜜,兄弟骨科,凤龙。

沙海,邪簇

【银高】夫夫日常(6/n)



银时下班后与同事在居酒屋喝的酩酊大醉,走在路上摇摇晃晃让过往人看着心里替他害怕。

 

五月中旬的天气,有了夏天的迹象,三十几度的高温烤着,汗流浃背,下雨后并没有带来多少凉意,闷热压在每个人心头,逐渐焦躁。

 

银时最终还是一屁股坐在了马路牙上,下一秒就趴在地上,不顾被太阳烤的滚热的地面打起滚来,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阻碍了正常的交通,没辙路人打了电话叫了警察,想了想又叫了医生。

不管警察医生怎么说,银时都不肯起来,借着酒劲还一脚踹到了警察身上,直接嚷骂出声,万般无奈的警察只能蹲下摸索银时口袋,掏出手机点开,屏保是一张照片,一名紫发男子趴在桌子上睡觉,眉眼俊朗。

 

划了一下电话簿,最顶端有个小星星标志的备注,老婆小不点。

按下,拨通。

 

高杉是在下班时接到银时来电的,本想忽略却坚持不懈的响着,无奈,高杉只得接起来。

 

“喂,什么事。”

 

警察听到声音愣了愣,低沉宽厚的嗓音,带着微微沙哑的性感,确实是个男人,看了眼手机,备注确实是老婆,咽了口口水秉持见多不怪的原则稳定语气叙述了事件。

 

高杉抬头看了眼钟表,有些头疼的抬手按了按额角。

 

“知道了,马上过去。”

 

高杉吩咐了一下助理将文件收好后离开,开车到了现场,果然,银时趴在地面上,睡得正香,隐约还有呼噜声响起。

 

“可算来了,我们是真没办法了。”警察一看到高杉眼睛亮了亮,和照片上一样的男人,只是一只眼睛似乎不好的样子。

 

高杉没有说话,对着警察点了点头,走到银时的跟前单膝蹲下,伸手拍了拍银时的脸:“别闹了,回家。”

 

银时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缓了几秒看清眼前的人后猛地蹦起来,环视四周围观的人群,还有警察和医生后了然,有些尴尬的抬手挠了挠后脑勺恭恭敬敬的在高杉的视线下对着警察和医生鞠躬道歉。

高杉看了眼愣住的警察,指了指正在道歉的银时。

 

“我可以带走了吗?”

 

“可以可以。”警察哑然看着高杉来后立刻清醒的银时连忙点头让两人离开。


评论(4)
热度(25)
© 苏陌止 | Powered by LOFTER